李东:“父”爱如山

发布日期:2019-03-21 10:39:49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本报特约记者李勤文/图 

两个侄儿幼小时,李东督促他们学习。 

对于李疑、李贤俩兄弟来说,这位尽职尽责、勇于担当的“父亲”,其实是他们的六叔。16年前,家住师宗县龙庆乡上则黑村的李疑、李贤兄弟俩,经历了人生中刻骨铭心的痛楚,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父母亲相继遭遇车祸去世。原本父亲开车谋生,生活过得有滋有味,现在幸福的四口之家分崩离析,留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成为无依无靠的孤儿。那时李疑13岁,李贤不满5岁。

看着两个孤苦伶仃的孩子,作为叔叔的李东那时虽还是单身,但他义无反顾地承担起抚育两个未成年侄儿的责任。

未婚“父亲”的困难

当上两个未成年孩子的“父亲”后,单身的李东遇到很多困难。“大侄子还好,那时已经住校上学,只要周末接送,小侄子可是跟我寸步不离。”“那时我没结婚,想跟朋友玩也去不了,更不敢谈女朋友,很多女孩看到我这种情况就吓得躲开了。特别是到了晚上,要领着小侄子睡,无数个晚上他哭我也哭。”李东回忆起往事,无数辛酸仍历历在目。

李东家弟兄七人,父亲去世早,没有留下什么遗产,排行第六的李东那时还居住在破烂房子里。带着两个“拖油瓶”,说媳妇处处碰壁,年逾三十的他仍单身一人。就在他心灰意冷时,同村一个年幼丧母、父亲又不在身边、从小独自撑起一个家的姑娘赵美凤没有被李东的情况吓倒,反而被李东的品行打动,跟李东走到了一起,共同撑起了一个家。

再苦再难也要坚强

李东结婚后,随着孩子的相继降生,加之大侄子已进入高中,经济负担非常重,而家里的房子又非常破败无法居住,一家人不得不搬到岳父家好不了几分的土坯房里居住。“有几次李疑的同村同学到家里来帮他带生活费,尽管一周百多块钱,但家里还是拿不出来,只有临时找亲戚朋友借。”李东的妻子说。此后,每逢周末,她便早早把钱借好准备着。

“我读高三时在学习上有所放松,因为我非常清楚六叔家的状况,读大学一年上万元的费用是不可能凑的,几个亲戚也跟我六叔说,扶我高中毕业就可以了,这样的家庭情况也对得起我了。”李疑说,“所以我心想考上大学与考不上大学都是一样的结果,那就是回家。”得知这一情况后,李东便放下手中的活计,到县城找侄儿谈心,特别是临近高考,他尽量抽出时间陪侄儿,化解他心中的一些纠结。后来,李疑顺利考上大学,李东坚定地跟他说:“别怕,就是砸锅卖铁都要供你读完大学。”忐忑不定的李疑吃了“定心丸”。李疑4年大学学费和生活费8万多元,除办了一部分助学贷款外,全部是李东夫妻俩东挪西凑来的。

摆脱困境初心依然

“随着李疑大学毕业工作,加之家里条件一年比一年好,国家政策对孤儿扶持也多一点,现在扶李贤读书比以前轻松了。”李东说。

2015年,李贤没能考上大学,夫妻俩坚决动员孩子复读。“我非常对不住六叔六婶,他们对我这么好,我却没能考上大学。”当年李贤哭了。在六叔六婶的鼓励下,复读一年的李贤成功考入昆明理工大学,得知这一消息,这次流泪的却是李东。“主要是激动,觉得终于可以告慰逝去的四哥四嫂,自己的付出也得到了回报。”李东说道。

“拿着,这是1000元钱,去买套衣服。”李贤放寒假回来,六婶便拿钱叫他买过年的新衣服。“对两个孩子跟对我们自己的孩子是一样的,现在孩子大了,我们买的怕他们不喜欢,只有拿钱给他们自己买。”赵美凤说。

如今,两个孩子一个工作一个读大学,但作为六叔的李东责任仍然不轻松。在他的心里,总认为别人的父亲能做到的,他也要想尽办法为他们提供。今年初,李疑到了结婚年龄,李东忙里忙外帮着筹备婚事,把新建盖的房屋特意装修了一层并购置了齐全的家具电器给他做新房,夫妻俩和孩子却住在没有装修完善的房间里。

2月4日除夕,当家家户户正团团圆圆忙着过春节时,李东却在骑着摩托车向外赶。李疑的岳父因病去世,他清楚侄儿岳父家的子女都很年轻,作为李疑的家长他责无旁贷,第一时间赶到帮着处理后事。

“李疑虽然已工作6年多,但在我心里仍然还是个孩子,很多事还要帮着做,李贤本科毕业后还想读研究生,作为他的家长我尊重他的想法,只要他想读就一直扶他。”李东说。李东对他的妻子赵美凤充满感激,他说:“这么多年能够坚持下来,最要感谢的是她,在多年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供两个侄儿读书,她毫无怨言,全力支持,才让我无后顾之忧。”

编辑:张译文